申鑫补发工资仍处阴霾之下,队员:因为热爱才坚持

8月12日讯 据《东方体育日报》报道,上月底,申鑫球员收到了补发的三个月工资,球队方面也承诺将完整完成本赛季的征战任务,但他们依然处在黑压压的云层之下,远没有到可以拨云见日的时候。

相关报道写道:

“利奇马”走了。这场来势汹汹的台风没有在上海停留太久,离开的时候还奉上了满城的蓝天白云以示歉意。此前,由于危险天气的影响,沪上多项周末户外赛事被迫取消,其中就包括了原定于上周六晚间举行的上海申鑫与贵州恒丰的第21轮中甲联赛。对于申鑫球员来说,与恒丰的比赛,多少是有些盼头的,毕竟他们今年上一次在联赛中拿下3分,正是半个赛季前客场4比1逆转对手。如今再回想起那场胜利,总让人觉得有些恍惚。在彼时看似光明的未来里,或许已经有人嗅到了一场风暴的蓄势待发,只是它的冲击如此突然而猛烈,任谁都措手不及。

上月底,申鑫球员收到了补发的三个月工资,球队方面也承诺将完整完成本赛季的征战任务。当台风离境,风和日丽,并不意味着对于狂风暴雨的记忆也就一并离去,更何况,申鑫依然处在黑压压的云层之下,远没有到可以拨云见日的时候。

存款坐吃山空 医药费难报销 房贷求助岳父 欠薪生活 寸步难行

还是春天的时候,有人在俱乐部的餐厅门口听到了一段争执,对话双方是球员A和一位俱乐部工作人员,前者因为在此前的一场比赛中受了伤,正在接受康复治疗,已经有段时间没能出现在外人的视野中。

两人对话的焦点,归根结底不过一个“钱”字:A的诉求很简单,既然是在比赛里遭的罪,医药费当然得找俱乐部报销。无奈俱乐部正在困难时期,开销都花在了刀刃上,不是想推诿责任,毕竟作为一家在圈里闯荡了16年的俱乐部,信誉和守则实属立身之本,只是在这种危急存亡之秋,能缓缓的支出就最好先缓缓再说。已经算是队里的“老人”了,A自然明白俱乐部不可能赖账,几年来的感情还在,能担待他愿意担待,这要放在从前,自己垫付些意外的费用根本算不上什么事,只是在当今这个关口,俱乐部周转不顺,自己的存款也快要坐吃山空了,实在是能力有限。那场对话到最后,双方也没有找到个立即有效的解决办法,但至少纷争应该是在后来有了结论,因为A在几场以后伤愈归来,他在场上拼命的样子,一如既往。

人生海海,有时候水面看似平了,转身就又掀起了一浪,把你拍得晕头转向。A已经到了成家的年纪,有一个稳定交往的女友,感情还算不错。年轻人嘛,能不异地当然就不异地,为此两人在金山租了房子,小日子过得也挺开心,平常不是没闹过矛盾,但有人先退一步哄哄对方,也就和好如初了。只是这一回,事情好像开始逐渐失控了:俱乐部的困难众人皆知,开不起空调、留不住队医、成绩又急转直下濒临降级,这些困难落到球员头上,每个人面临的难关也都不尽相同。对A来说,这一关的任务是应对房东日复一日的催缴房租,以及日益尖锐的矛盾之下离开自己回到老家的女友。

坦白讲,A并不是唯一受困于房租和感情问题的申鑫球员。都是二十好几的男人,不管是成家还是没成家,多少都会为未来考虑。有的球员原先小有积蓄,拿来做了半年开销以后,连房贷也开始需要家人支援。虽说作为中甲小俱乐部的球员,工资奖金本身也不见得有球迷们想象的那么高,但至少能保证自己和家人生活得体面,如今走到这地步,别说自己入不敷出,有的已婚球员还得岳父来帮忙偿还房贷。狼狈成这样,换谁都是一种煎熬。

“全中国都找不到申鑫这帮脾气又好又信任老板的球员了”

如今的申鑫俱乐部像是一艘船,漂泊在汪洋上,有海水渗入船舱,前方又一片雾茫茫,难说有没有岛屿或陆地。未知总归是叫人最惶恐的东西之一,有的球员选择先坐上救生艇去寻找生路,想着等哪天大船靠岸,再看看有没有机会回来支援,也有的球员以义气为重,选择猫在船舱里舀水,“现在球队这样,我不能走。”

当然,离开或是留下,并没有谁对谁错。人都是要吃饭的。离开了的球员,都是做过思想斗争的,当以另一种身份回到金山,心系球队的依然不在少数。某日晚间比赛结束,一名刚出走的球员,身着另一色球衣,一个劲地夸奖不久前尚是同心同袍的原队友们踢得漂亮,还和他们一起复盘方才的比赛,讨论细节上如何更加精进。如果不是现实太过残酷,很少人会愿意告别自己最熟悉的家。鉴于目前球队保级形势相当不容乐观,也有队员考虑过下赛季的去向。有人尚在迷惘是否前往其他球队,有人态度异常坚定,“就算掉到中乙,我还是想留下来的,毕竟这么多年,这里真的像家一样。”

虽然用俱乐部高层的话来说,16年来,申鑫一直在营造一个“大家庭”氛围,但毕竟俱乐部不是家,不能一贯讲感情,多数时候还是得讲道理。当干的活一点没少,应有的报酬却不太见得着,再想叫人尽心尽力,就有了些“道德绑架”的味道。

不是没人埋怨过,有球员曾半开玩笑,“工资卡、奖金卡,我都忘了长啥样了。”也有球员曾经怀疑太久没收到银行的入账短信是不是自己的卡被冻结了。快忍不下去的时候,大家想过撂挑子不干,撕破脸皮,一了百了,但当球员代表和俱乐部高层掏心窝子谈过之后,多年的感情和俱乐部的努力还是他们止不住心软,继续在每个周末的赛场上拼尽全力。

“全中国都找不到申鑫这帮脾气又好又信任老板的球员了。”有球员私下叹气道,“球队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还在场上拼死拼活的,我们是为了啥?都说中国球员为了钱、为了名,那我们这帮球员拼到现在,我们是为了啥呢?”感慨到最后,他自己做出了总结,“就是因为热爱啊,为了自己所热爱的运动项目,想对得起自己。”

队医离队、翻译辞职、体能教练客串门将教练……现在,空调都暂时关了

补发三个月的工资,只够解燃眉之急。很快又是月中,发薪日也将如期而至,对于这一回能否正常发工资,多数球员并没有抱太大指望,嘴上开玩笑说着“又该讨薪了”,心里想得更多的,还是如何拿下下一场比赛。

体能教练改做了守门员教练,队医又离队归国,一线队的西语翻译也在无奈之下选择辞职,不止是球员,现实正在从各个角落逐一敲击申鑫的每一道防线,这些外人不容易知晓的变动,或多或少都会从竞技层面得到体现。

就拿下半程首轮对阵长春亚泰的比赛来说,这是球队九连败之后首次拿分。一场平局对于亚泰,或许是难以接受的,但对于申鑫,这1分简直是久旱后的甘霖。那场比赛,很多年轻球员在最后关头抽筋倒地,当他们痛苦呻吟的时候,场边的亚泰球迷用语言表达着自己的不满,指责申鑫为了拿分不择手段、拖延时间。事实上,在申鑫阵中有相当一部分球员是今年首次踢职业联赛,对于大多数一年级生,通常踢满70分钟就已经来到了体能极限,再加上天气炎热,抽筋倒地是再正常不过了。与此同时,全中甲第一的净比赛时间也明明白白地宣示着,拖延时间从来不是这支讲究漂亮的球队的风格。

这场比赛之前,队医纳乔在俱乐部的挽留之下依然选择了离队,训练基地的空调也由于欠费被暂时关停。少了队医,球员在训练或赛后就没有办法很好地进行按摩放松,缓解肌肉疲劳,少了冷气,这又将加速队员的体能消耗,几项因素一叠加,球员想要以最良好的面貌迎接比赛,便难上加难。

“其实我们没有不好好踢,只是困难和现状实实在在摆在这里了。”面对此前球迷和舆论的种种质疑,申鑫的球员也只好打掉牙往肚子里吞,“申鑫本地球员哪个不卖命?都恨不得把命留在场上!可是成绩,唉……无奈。”

“最委屈的是申鑫球员,最难受的是申鑫球员,”不少队员都有这样的心声,只是他们都愿意将这些情绪藏在心底,而不是放到台面上成为外界用以攻击或嘲讽俱乐部的理由,“最不想看到球队困难的还是申鑫球员,最拼的还是申鑫球员。”再谈起球迷的责怪,他们无奈归无奈,看得倒是很开,“骂就骂吧,骂我们他们能解气,我们也算是功劳一件。”

本周二,结束了台风假期的申鑫全队又要回到金山基地进行新一轮的备战,他们将于周六在主场迎战陕西大秦之水,想要抓住最后的保级希望,他们至少要在接下来仅剩的10轮联赛中取得一半以上的胜利。

正常训练、正常比赛、正常休息,日子看似风平浪静,谁都知道底下暗潮汹涌,只是大多时候,不去想,就好像所有的问题都不存在。每个人都在期盼明天,每个人又都在害怕明天。没人说得清这场风暴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它将带走什么,或者留下什么。所有人只能趁风雨暂时转小的时候,各自鼓劲,继续找出些能让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

不是没人埋怨过,有球员曾半开玩笑,“工资卡、奖金卡,我都忘了长啥样了。”也有球员曾经怀疑太久没收到银行的入账短信是不是自己的卡被冻结了。快忍不下去的时候,大家想过撂挑子不干,撕破脸皮,一了百了,但当球员代表和俱乐部高层掏心窝子谈过之后,多年的感情和俱乐部的努力还是他们止不住心软,继续在每个周末的赛场上拼尽全力。

(编辑:小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