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春天,应该属于热干面、樱花和烟火气

Walker

Keep Fresh & Enjoy Life

图片:The1128thKepler

编辑:The1128thKepler

记忆中的武汉

去年 3 月,刚过完年才上班不久,我去了一趟武汉。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在饿的时候,我都会翻着相册流口水。

那时我心中的武汉是自带BGM的,那是路边摊爆炒的声音,或是人们排队点豆皮的呼喊,人声鼎沸热火朝天。

但最近这一个星期的武汉,却是我从未见过的陌生样子……但春天快到了,樱花依旧会盛开,黑暗也会过去,武汉依旧会是那个最具烟火气的“九省通衢”,希望我们马上就可以走出家门,放心去见想见的人。

曾经,武汉这个词意味着好好吃饭

武汉人民对于早饭的热情我早有耳闻,可是早点铺外十几米长的队列还是让我掉了下巴,虽然可能游客占了多数。好吧,大家都要好好吃饭呀。

倒不是有多在意孤身一人的身份,只是这种需要分开排队的情形是真的很需要一个同伴。好在身后的一对陌生老夫妇看到我一人,善意提出要帮我占着位子,先去取一杯豆浆吧。

据青旅的老板说,这家店每天很早就开始营业了,并且除了游客,一般当地人也会在这里买早饭,热气腾腾后的忙碌身影,不知道我是今天的多少号顾客了。

一溜麻利的动作倒让我的点单显得慢条斯理,影响营业的效率了。

个头实在很足,这也是我没有再点一份热干面的原因。炸好的金黄油饼被开了一个大口子,塞进刚蒸好的软糯烧麦(不止一个),有点像肉夹馍的操作方式,不过拿在手里吃起来,却又觉得这两种食物如此契合,一蒸一炸,一实一空,再有一杯豆浆,构成了不是那么华丽却颇有幸福感的一顿早餐。

吃过早饭走在路上,恰好瞥见了可能正在犯春困的司机师傅,530是武汉九条无轨电车线路之一,目前国内还在运行无轨电车的城市可能也就十个左右,上次见到还是在北京的夜晚,我跟佳鹅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和它有了第一次照面。

武大的樱花记录着历史

从前只知武大樱花久负盛名,后来才知道盛名之下渊源颇深。

武大作为国内历史悠久的一流高校,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被日寇占领时期留下了第一批来自日本的樱花树苗,后来的后来,或自主研究培育、或接受作为友好邦交的赠送,已经着实成为国内鼎鼎有名的赏樱之地,武大也将“最美高校”的美誉收入囊中。

武大的建筑仿佛本身就是一本久远的书,不过并没有蒙尘,反而拥有越来越多的读者和内容,还在不断书写与充实。厚重与肃穆,规整又有些许灵动的色彩,与这个时节的樱花海交相辉映。

穿过深远的门洞,就是校园内古老的樱园宿舍,背靠山体,高高的城墙外还若隐若现“毛主席万岁”的字体,着一身深蓝民国服装,怀抱一摞书本好像才是与这里最融合的风景。

背靠珞珈山的四角重檐攒尖顶行政楼(珞为石头坚硬的意思;珈是古代妇女戴的头饰,“落驾”、“珞珈”二字谐音,寓意当年在落驾山筚路蓝缕、辟山建校的艰难,闻一多先生改的名字着实好听。)

轮渡抵达对岸汉口武汉关码头,沿着沿江大道一回头看到了这坐落在道路直转角边上的江汉关。来自英国 的设计师让它多了几分文艺复兴时期立柱构图、绝对对称的味道。

落成已玖拾伍年,虽然早已不再承担海关的职能,但它就这么矗立在这里见证着武汉的百年兴衰。

从网上看到的一张图片,变化不大,就是周围早已物转星移。

沿江大道上的一群遛鸟的的爷爷们带着各自的宠儿出来呼吸新鲜空气,谁也不能错过太阳跑出来的春天不是?随意走进的街道,斑驳的立面,生锈的金属栅栏,凸出的小阳台,探出的两簇植物,和“ 武汉 ”二字都融为一体。

武汉的街道适合步行

这条不宽却十分繁忙的街道,待我走到尽头才后知后觉发现它的名字――花楼街,汉口保存时间最长的老街之一。

清人叶调元的《汉口竹枝词》里详尽描述了他在七至十六和四十岁前后两段时期在这里的生活,句句都“看得见”生活和商业的场景,一句“车马如梭人似织,夜深歌吹未曾休。”足以可见当时的繁华。

对了,“过早”也来源于此。

说不清,对我来说有点惊喜。它很普通,却又不普通。

街道是城市的脉络纹理,它的发源、命名和发展见证着一个城市的巨大变迁,像这样在城市化进程中没有消亡的街道,至今还在周围居民的生活生产中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跨越百年的不多见。且因为紧邻租借区,商业、民俗、生活生产,更是衍生出多种多样荟萃融合的文化。

走出花楼街,前往虽然没有老通城有名但是排队人数仍然不减的一家豆皮店。“三鲜豆皮”是鲜肉、鲜菇和鲜笋,同糯米一起和豆皮煎制,不过这个豆皮我看着真的很像摊鸡蛋。

排队的时候又和身前的一位小姐姐聊起天来,得知她是周围居住的当地人,我问“你们也常来这儿吃啊?”,她说“不,我从不在这儿吃,只是我朋友非要吃这个,我帮她买的。”并且还补充道“这就是外地人来吃的多,我一般都不在这儿吃,其实武汉好吃的太多了,街上随便找一家没什么名气的也好吃,你在这儿住一个月都吃不完。”

这话我还是相信的,不得不说,在成都随便找一家火锅或者串串店也很好次, 比如曾住过的小区楼下,印象深刻的还有周末的下午还没开门就去等着吃午饭。

据说评判标准是――豆皮的形,方而薄;豆皮的色,金而黄;豆皮的味,香而醉。其他倒是都挺满足,醉…..我倒是没有尝出来,但也许是刚才垫了个油饼,又被这个油腻到了,不过还是值得一尝的。

湖北省博物馆,主体建筑呈一主两翼“品”字形格局。整个建筑群高度体现了高台建筑、多层宽屋檐、大坡式屋顶等楚式建筑特点(摘自官网)深灰色琉璃瓦铺就的屋面很是好看啊。

该从哪里谈起第一印象呢?可能是一句“荆楚文化之大成”吧。

楚国八百年,虽然最后老秦人说灭六国就灭六国了,由盛转衰再到覆灭,虽然让人唏嘘,可是楚地所承载的音乐、诗词、绘画等等的文化艺术还是让人想一探究竟。

记得《国宝》的第一季 湖北 省的三件宝物分别是越王勾践剑、 云梦睡虎地秦简和曾侯乙编钟,看的时候觉得最后的遴选投票应该不会落到秦简上吧,不是轻视,只是觉得另外两件国宝的名头实在太大,况且又是省博的镇馆之宝,让我个人意外的是,记录秦国法律的这部竹简最终入选。

不过要说起这两季以来让人印象深刻的前世故事讲述人,小撒必须排第一。他用一种非常生动、活泼轻喜剧的方式,再现“今日说法”,反映秦国关于律法的严苛。

还看了好多有趣的文物,蚁鼻钱、人骑骆驼灯、楚玉纹饰、瑟、罄和编钟等等,就不一一介绍啦。(编钟没见到,估计是未开放展览)

最想推荐的还是省博的编钟演奏。省博编钟乐团复制了全套的曾侯乙编钟65件、全套曾侯乙编磐32件,辅以瑟、埙、笙、排箫和筝等多种古代乐器,将两千多年前的宫廷歌舞盛况再现,或浑厚悠扬或深邃婉转,这是属于 中国 古代的华音,值得被听到,被铭记,被传承。

离开省博,晚饭是在户部巷解决的。是的,我在这里吃到了本地人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去吃的蔡林记热干面,所以只能说建议还是要听的。那一碗还不如下面这份猪蹄来的美味。

听说在这里可以看到武汉最美的日落,可是若是实在没有还能怎么办?

答曰:啃着猪蹄江边吹风也不错。

桥上的灯不断地变换色彩,身边的人换了一群又一群,江面的游轮来来又往往。

我在最靠近江面的地方待了一会儿,很少有机会能什么也不做就安静的发会儿呆,被风拂过的江水有规律的拍打着台阶,好像也一点一点冲刷着自己紧绷着的神经。

录了一点,以后失眠时听听。

我们常说“再见再见”,可现实是再不相见。

所以这一次短短的相遇,要跟你说“如果再不能见,祝你早安、午安和晚安。”

祝你明年春天的花开的比今年还要繁多和可爱,

祝你奏响的楚音乐章能飘到更远的地方,

祝你江边的日落和夜晚永远都有慕名而来的追随者,

祝你每天都早安、午安和晚安。

祝我永远不需要在夜深人已静的夜晚听着涛声来催眠。

那么再见, 武汉 。